起完成一組靚麗的攝影作品

 愛之花絢爛綻放,俊和倩用真心感知對方。
  工作之餘,俊邀請倩作他的首席模特,一起完成一組靚麗的攝影作品,並且俊選擇了很多漂亮的場景來作為此次作品的取景地。
  俊和倩約定好後,騎著他們心愛的新街火出發了,穿行過繁華的都市,與林立的高樓打個招呼,與宏偉的大橋來次擁抱,漫步在林間小道,騎行於鄉間小路,從容在郊外草場,敞開心扉輕捷奔跑,用手拂過幽幽青草,在蜂飛蝶舞中尋覓浪漫。俊用他手中的攝影機拍出了一組組美妙的攝影作品,倩就是這美妙中的花蕊。經歷著,相處著,親近了,俊深深愛上了。
  
  愛之花依舊綻放,感情持續升溫,俊準備向倩求婚了,俊要給倩一個她不知道的驚喜。
  俊開始悄悄的佈置著一切,他邀約車友們來幫忙、助陣。其實,俊是要在他們第一次相識的地方向倩求婚,但又不能直接告訴倩,必須要給他一個想不到的驚喜。於是,在俊的邀約下,車友們再次聚集,配合俊一起完成這場濃重的求婚。
  一切準備就緒,俊便邀請倩前去參加這次比賽,倩沒有任何心理準備,像往常一樣騎車前去目的地。
  目的地現場,從表面上看,一切也和往常一樣,所有人也都準備著,等待著。
  當倩到達現場時,唯獨俊不在,倩就開始問起:“俊怎麼還沒到呢?”
  這時,倩兩旁早已準備好的焰火突然點亮,形成一條長長的步道。遠處,俊出現了,他手捧鮮花向著倩穩穩走來,走到倩的跟前,他單膝下跪,將鮮花雙手遞給倩,說:“倩,嫁給我吧!”
  俊的這一跪,這一遞,徹底打動了一個女人固有的堅強,她的心,醉了。倩的眼睛紅潤了,淚水順著臉頰滑落,她感動得忘記了俊還在跪著。此刻,車友們無數遍的喊著“嫁給他”,倩這才回過神來,她接過鮮花,深深地抱住俊,一直感動著落淚。朋友們迅速展開,圍成圓圈,歡呼著,高興著!


kisermini
肆无忌惮的天涯
minmijilyのブログ
minmiWU

陽光雨露的空間

一種精神的洗禮

在部隊的四年人生中,我總是覺得那是我新聞觀形成最重要的時間。第一次采寫大型稿件也是一種意外。我是去軍區的報社送稿子,無意間聽到了一則消息,說是在河北某縣有一位曾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軍人,大家都以為他陣亡在朝鮮的土地上了。可誰想他還活著,而且一直活在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地方,在為逝去的那些戰友們默默的守護。我當時下意思的覺得這就是一個好新聞。因為也是巧合,老軍人當年的部隊正好也就是我當時待著的部隊。這也就完成了新聞連鎖的邏輯關係。於是回到部隊,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報告了首長。現在回想起當年的首長,我一直很感激。覺得如果沒有他的開明,如果沒有他的有意培養,說不定就不會有我後來的發展mask house 好唔好了。
  當時採訪這篇稿子的時候,我寫了很多提綱,想了很多採訪的主題。可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見到這位於是哥覺的老軍人時,他只說了一句話,就成了這一生都無法改變的信念。他說別寫他了,因為他還活著。寫寫山後的那些石頭吧,他們已經和天地同在。當我到山後去看的時候,震驚了,那裏大小不等的石頭上都刻著人名字。我明白了,這些人名正就是老軍人的戰友。現在回想起來,那一次的採訪根本就不是採訪,而是一種精神的洗禮,一種對生命的淨化。當然了,稿子後來很成功。不過那一次我沒有喜悅,因為也就是從那一次我終於明白了,什麼是新聞,做新聞其實不是記者的能耐,而是事件本身的力度mask house 好唔好
  也許就是因為在部隊的經歷,當我回到地方上從事新聞工作的時候,也是在一次無意的閒聊中知道我們小縣竟然也有一支神奇的部隊,只有幾名戰士,他們幾乎也是和外界隔絕,是日日夜夜守護一條據說是很重要的通信線路。當時我也是剛從部隊回來才兩年,軍人的那種情結一絲一毫都沒有減弱。記得當時市里一家報紙的記者朋友來縣上採訪別的什麼。我覺得不該放棄這個機會。於是就把線索告訴了他。他一聽很是激動,馬上就和我商量,一定要去看看。看看那些戰士在很狹小的空間裏到底是怎麼執行任務,怎麼去生活。為了能把採訪搞好,我們提前通過民政部門給部隊做了通知。去的那天,我和朋友特意還買了很多吃的,還拿了酒。心想,都是年輕人,說不定去了會好好的開懷一回mask house 面膜 好用呢。

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